http://qics.cn/offer/


关键词: 日本留学生活

该页面显示所有关于此关键词的资讯

  • 留学新闻 | 在日中国男子因瞒妻送子回国被捕 案情全日本罕见-日本留学生活

    24日,一位在日本居住的中国男子把他1岁大的儿子带回中国后,被日本警察逮捕了,理由是警方怀疑“以移送外国为目标的掠夺”。随后,警方表示,因带走亲生孩子而被以此种嫌疑逮捕的案例,在全日本都十分罕见。

    据日本《静冈新闻》25日报道,8日下午2时许,该男子将其1岁大的儿子从妻子的娘家偷偷带走,并携往中国。随后,警方以“以移送外国为目标的掠夺”的嫌疑将该男子逮捕后,男子表示:“承认把儿子带走了,但不认为这是违法的行为。”

    报道称,嫌疑人名叫翁祖立,28岁,自称是埼玉县蕨市中央区的一名餐厅员工。此前夫妻二人与孩子同住,但随着二人关系恶化,翁祖立的妻子于11月中旬携儿子一起回到了静冈县中部的娘家。

    此后,8日翁祖立为了与儿子见面来到了妻子的娘家。下午2时许,趁着妻子和丈母娘出门时,翁祖立将儿子带走,并乘飞机回了中国。报道称,目前孩子居住在翁祖立在中国的相关人士家中,并无身体健康问题。据日本警方介绍,翁祖立称“将孩子带到了居住在中国的父母家中”,但其妻子则要求将孩子带回日本。

    据报道,警方表示,因为带走了亲生孩子而被警方以“移送外国为目标的掠夺”的嫌疑逮捕的案件,在静冈县尚属首次。警方还称,此案情即使是在全日本,都是十分罕见的情况。

  • 留学新闻 | 日本留学,到底值不值?-日本留学生活

    我知道,这个题目可能很吸引各位家长和同学的眼球;我也知道,目前这个社会,所有人看重的都是利益最大化;我同样知道,针对于教育,很多人是在乎回报的。所以才会出现“值不值得”的问题。

    相比于当初的留学,现如今的留学变得更加“亲民”,很多人为了孩子能够接受到更好的教育,不惜节衣缩食,为的只是孩子以后能够出人头地,这种看重回报性的心理,很是正常,不存在褒贬。最近火遍朋友圈的“人间不值得”,我也想在这里套用一句:留学“不值得”。

    为什么不值得?因为带着功利目的的留学,结果可能并不美好。

    其实对于某一部分人来说,留学就是赌博。赌赢了,日籍华人、名校毕业、小有所成、荣归故里;赌输了,打工度日、生活拮据、无亲无故、惨淡回国。虽然我的形容两极化严重,这也是差距最大的结果。会有人想问:“你在这罗里吧嗦的半天,究竟想说什么?”,我想说:“留学日本,别太注重结果。”

    以前我的教授曾经跟我大倒苦水:“中国留学生一届不如一届,到了如今,日语说不会的都能合格。”我除了点头赔笑之外,真的没法像在支持民族大义那样挺直腰板对这种“歧视”说不,况且事实果真如此。我本就不是什么学习咖,当初也是靠着死皮赖脸、不怕开水烫的心态合格了一所大学。我也没有资格在这里以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训斥着接下来要来日本的可爱的学弟学妹。我只是真诚的建议:留学就要学习,学习才值得!

    冒着某些激进派的嘲讽,接受着家长省吃俭用的学费,不拿出点成绩真的说不过去。别再互相攀比日语能力考的分数,留考的分数;别再羡慕这个大神,那个学霸;别再嘲讽认真学习,拼命打工的某某。只要你学有所得(并不是学有所成),才是你自己一辈子的宝藏,是金钱买不到的。也别再以薪资、学校的名头来炫耀了,即使东大也有外强中干,即使日经大也可以卧虎藏龙。相信我好好的去学习吧。

    或许现在你看到这篇文章,只是会认为无病呻吟,故作深沉。但是我相信,当你真正的学到知识,不负家长朋友的期望之时,会认同我的观点,就已足够了。言辞有些拙劣,态度有些激动,万望各位读者理解。

    转载自: 绿皮动车日本留学

  • 留学新闻 | 日本的“西瓜卡”是什么?留学生必看!-日本留学生活

    Suica卡又称西瓜卡,为什么叫西瓜卡呢?因为!与日文的スイカ(西瓜)相似故称西瓜卡。是一种电子票卷,对在日本留学的同学来说,不管你是要搭乘大众交通运输、还是买东西结帐,一卡在手是希望无穷。下面请和小编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日本的“西瓜卡”是什么?留学生必看!

      一、怎么购买Suica卡

      购入方法一共有两种,我们可以到售票机,点选画面上Suicaの购入,接着会要求你键入一些个人资讯,之后就可以得到一张写着自己名字的西瓜卡了,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记名式的卡片。

      而第二种方式呢,在各大车站的小绿窗(みどりの窓口)购入,只要跟服务人员说『Suicaカードを一枚ください』,就可以了。

      ※购买时可以选择储值,1000、2000、3000、4000、5000、10000等金额,不管选择哪种金额都内含卡片押金『¥500』。

      二、Suica卡的用法

      1、大众交通运输

      西瓜卡的最小单位为¥1,所以在搭乘大众交通上可以享有¥4左右的优惠,而使用方式就和一般感应式票卷一样,在入口会有感应的机台,只要把卡片放上约一秒钟,就可以进入月台了!走过改札口时记得看一下自己的余额喔。

      2、结帐

      在日本由于税金的关系,买东西时常会剩下很多零钱,而这些零钱也非常不好使用,贩卖机不收一块、跟五块的日币,一般商家也有一次只能支付最多四十枚硬币的规则,可以说是非常不方便!这时候用西瓜卡结帐就可以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

      三、退票

      如同上述所说,想要办理退卡一样可以到小绿窗(みどりの窓口),这边要注意!在办理退票时,余额如果超过¥220以上,会扣除手续费¥220之后,再退还剩余金额加上卡片押金。举例说明,『余额一千的情况下,扣除手续费两百二十元,这时会退还余额七百八十元再加上卡片押金五百元,总共可以退回一千两百八十元』。

      四、使用范围

      1、使用地区

      使用时请注意出发与到达车站都须在可使用地区内,如果超过会需要再购买车票。

      2、可使用商家

      只有商家内有上述这些标志均可使用Suica。

      五、补充

      1、Suica遗失不补发;

      2、到可使用范围外旅游时,请预先购买车票。

      关于日本的Suica卡就为大家介绍到这里,希望对申请者能够有所帮助。

    转载自:日本留学党

  • 留学新闻 | 日本球迷世界杯赛后捡垃圾退场 日本人不愿给人添麻烦到什么程度?-日本留学生活

    文 | Kuma、日本百合

    在昨天凌晨结束的世界杯八分之一决赛中,日本队对决比利时队,在领先两球的情况下,连失三球,最后时刻以2-3不敌比利时,无缘八强。赛后,日本球迷甚为失落,甚至落泪。但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仍一如既往地将垃圾收拾进垃圾袋,保持看台的一片干净。

    除此之外,据一名球场管理员透露,就在昨晚的比赛中,日本队离开前,还打扫了更衣室:他们清理了一切,跟没用过一样,还用俄语写了句“谢谢”。这条新闻立马引爆了各个社交网站。


    (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更衣室,柜子上还放了一张用俄语写的纸条)

    实际上,日本孩子很小就被教导“不要给别人添麻烦”,这种不添麻烦的品格并不是指吃亏或者说承受委屈,而是一种力所能及且不给别人造成麻烦的一种品格。今天分享的这篇文章,是一位华人妈妈观察记录的四个真实故事,看看日本上不愿给人添麻烦“夸张”到什么程度。

     

    好友生病让你送东西?挂门口就好

    相熟的日本主妇的孩子(5岁,需要不离视线照顾)发高烧,她先生又出差去了,最后她自己也病了,只好给我发信息,说孩子现在只想吃苹果,拜托我帮忙买。买好苹果和梨子香蕉后,我就冲人家家里去了,被先生拉住。

    “你打算怎么给?”

    “这还怎么给,敲门进去顺便看看他们情况好不好,要不要送医院或者有什么其他需要啊。”

    “这样吧,你把东西放她家门口,然后离开发短信给她,让她去门口拿……”

    我转念一想,照做,心下了然,那位母亲病中肯定不会化妆,说不准家里也没打扫,拖着病躯也不想寒暄。再转念,如果是我的中国朋友碰到这种情况,直接冲进门,帮她处理所有事宜再离开,她只需要躺着就好了。自己感慨下,多温暖的友谊啊!

    事情还没完,回报来得太快了些。一个月没到,我家父子双双病倒高烧,家里体温计偏偏坏了,只好给邻居发信息借,很快体温计默默挂在我家门口,短信通知送到。接下来几日,她每天发短信询问病情,但绝对不多废话,以免打扰我们。

    两三日后,两父子略见好转,我家门口又收到东西了。一个黑色的布袋里装着以下几样东西:给我的面膜,给儿子的DVD,给爸爸的日本新闻报和一袋恢复元气的冲剂,以及他儿子给孩子写的祝福的话。每个小物件上面都贴上写着名字的贴纸和贴心的话。

    礼轻心意重,比我细心太多了!

     

    为办材料专门回日本 再折腾也不麻烦家里老人

    我家儿子在中国的日本领事馆办个手续,需要日本户籍誊本,貌似小事一桩,先生跟他在日本的爸妈打电话说明情况,老爷子便帮忙去政府户籍科开出户籍证明,花点快递费几天就送到。谁料运气太差,居然给丢了件!

    好吧,除了再麻烦他爸妈跑一趟也没别的办法了。谁知先生居然说,要专程去日本跑一趟拿户籍材料!

    专程去日本跑一趟拿材料!就为了拿一份材料啊!

    我震惊了,虽然确实是麻烦他爸妈了,但也不至于专程跑一趟吧,毕竟只要两小时就能办好的事!他却心意已决,他说,虽然麻烦爸妈的话,肯定会给他办好,但就是不愿再麻烦他们。

    我这个中国脑袋没法想通啊,只能自己抓狂啊,最后,花几千块临时买了机票,来回折腾好几天。

     

    日本老公在中国弯腰清桌底残渣

    在国内,孩子刚开始自己吃饭的那阵子,每次去餐厅吃饭,都把地上弄得一片狼藉,店家也觉得很正常,从没有过异议,毕竟孩子才一岁多点嘛,但先生每次在离开的时候,都默默地拿餐厅纸把脏东西清理掉——想象下,一个大男人趴在桌子底下,用纸粘食物残渣。

    我劝他入乡随俗好了,因为每次邻座都会跟看怪物一样地看我们(毕竟我这个日本老公如果不开口,真没人能看出来他是外国人),这还显得其他带孩子的父母素质低下。多做几次后,他也感觉周围气氛怪怪的,就入乡随俗了。但只要是在日本,我这个做妈的,就会自觉清理地面的食物残渣,我深知,这件事在日本由男人来做,他就实在是太没面子了。

    别觉得奇怪,日本社会,尤其是稳固的日本婚姻家庭中,男女各司其职还是一个很普遍的观念,男人该做的是赚钱养家,女人该做的就是照顾家庭及孩子,当然不否认有其他不同模式的存在,但是目前来讲,男女分工仍是主流观念。

    我知道有天天送孩子上学的爸爸,但有更多日本男人对这种我们看来非常正常的父爱,报以不屑和嘲讽。所以,清理地上的食物残渣,在大多数日本男人看来还是没面子的。

     

    火车上坚持不换座位

    中国人坐车爱换座位是出了名的,不难理解,亲朋好友买票不连着座位,总是不太方便,但当日本人遭遇此事的时候,他们却觉得不可思议。

    刚认识我先生时,他和几位朋友来中国,我负责接待,在高铁上座位都分开了,其中一位年长者单独坐一处。我觉得不甚礼貌,最好是把他们都安排到一起才好,谁料,他们却拒绝我的好意,说是太麻烦别人了,分开坐没关系的……好说歹说,就是坚持不需要换。

    如今我比较了解他们的行为方式和想法后,倒也觉得正常。但那时初接触日本人,还是为他们的谨慎和克制吃惊,说白了,一切以“不麻烦别人为原则”,现在懂了!

     

    日本妈妈的十大家训

    看到日本人的不给别人添堵式的教育,其实我们对孩子的教育也应该是一样,我们特地整理了生活在日本的华人妈妈——日本百合,她给自己孩子定的10条家规,主张以大框框为前提,不求事无巨细地管理,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1、见到人先打招呼,受到别人任何恩惠和帮助必须口头或者书面表示感谢,做了给别人添麻烦的事情一定要当场道歉。

    日本和中国同讲“礼尚往来”,中国人讲究将人家的好记在心里,将来有机会的时候报答。而日本则是受到别人的恩惠后,不但要道谢而且马上就要还,比如我们去朋友家做客通常要带小礼物,而临走时朋友也会将准备好的小礼物递给我们。

    虽然马上还礼的习惯在中国人看来也许很见外,但也可省去不少后来的麻烦。至于道歉,没有任何好说的,给别人添了麻烦立刻要道歉是做人的基本准则之一,教育孩子的时候对于“问候”、“感谢”和“道歉”问题,我绝不纵容。

     

    2、公共场合(除了可以放开玩儿的地方以外)说话音量控制在不让第三个人听到。

    这是小学里对学生们的要求。对小孩子来说确实不容易做到,所以我才要不断地提醒他们注意。这看似小事,却能让孩子从小学会尊重他人。

    上次去餐厅吃饭,有几个初中女生大声说笑,搞得别人十分心烦,由于是暑假期间,她们没穿校服才敢这样放肆。服务员怕得罪客人,也没有去提醒她们。突然,一声“太过分了”如晴天霹雳般响彻餐厅,几个女生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之后也再没有出任何声音,我们全家偷偷为邻座的老头鼓掌喝彩,感谢他为我们大家做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3、不愿意告诉爸爸的事情,你可以只告诉妈妈;不愿意告诉妈妈的事情,你可以只告诉爸爸。但是不能对两者都不说。

    我在小学春游时,曾被一个疯老头抱住狠狠亲了一口,其他女同学也受到了不同程度上的“骚扰”,当时的班主任从始至终没有提过一个字,只觉得是大人喜欢小孩子。但这在当时的我看来,却是极度羞耻和恐惧的,也不知道该和谁说,心里留下了好几年的阴影。

    现在的孩子们一样有可能遭受骚扰,内向的孩子大多将其隐藏于心,慢慢愈合了最好,永远留下伤痕的人和挺不过去的人都有。所以要让孩子知道,爸爸和妈妈都是你最亲近、最值得信赖的人,内心的痛苦可以不必独自忍受。有些问题爸爸妈妈可能也是第一次遇到,不能那么圆满地解决,但是有父母一同分担总比让孩子一个人承受要好得多。

     

    4、不许撒谎骗人,否则你会失去朋友家人最宝贵的信任,让你后悔一生。

     

    5、如果不能避免打架,不许用工具和牙,也不许戳眼睛,除此以外可以狠狠地打,而妈妈则希望你能打赢。

    孩子的世界也有残忍的一面。即使是在学校,每天也都有孩子被欺负。我的初中就过得很“灰暗”,当时我的同桌是班里最会欺负人的男生,我不肯和别人一样跟他求饶,叫他“大哥”,也打不过他,只好每天祈求老天让他离自己远一点。

    近年来,学校里欺负人的事件越来越多,被欺负后自杀的学生大都是学校里的“受气包”。当遇到欺凌时,如果孩子还只会礼貌谦让,吃亏的只能是自己。倒不如先拼出命去反抗(实在不行就落跑),结果肯定会好得多。

     

    6、掉在地上的硬币可以捡起来拿回家积攒起来,但是钱包却不能据为己有。

    让孩子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后交给警察叔叔,其实是不太现实的,我宁愿让孩子们还愿意弯腰捡这些硬币的时候,让她们带回家,看看这些几乎没有什么价值的小东西在攒成一大堆以后能够有多大的力量。至于钱包,粗心大意的老公在商场里丢过两次,都被不知道姓名的人送到服务台去了,我们一找一个准儿。不管社会风气如何,诚信永远是最宝贵的品质之一。

     

    7、别人真诚款待你吃东西,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可以说“我吃饱了”,但是绝对不能说“很难吃”。

    日本人很少坚决地说“不”,即便在否定的时候也说得模棱两可,你只有根据对方的脸色和语气以及当时的场景,才能读懂对方真实的意思。一句“我吃饱了”足以婉转地拒绝对方的好意,也不会让对方下不来台。

     

    8、任何食物和东西都是有生命的,绝对不能想吃就吃,想扔就扔。

    日本信仰佛教的人占很大的比例,人和其他万事万物一样平等的理念渗入生活的各个方面。在日本吃饭之前所有的人都要双手合十,说“いただきます”,即“我吃了”作为开始吃饭的示意,对眼前的食物表达感谢,因为它们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贡献给我们,因此,我们一点也不能浪费。

    除了食物,对于环境的保护相信大家多少也有耳闻,正是基于这种对万物敬畏的观念让日本仍然保留了美丽的自然环境。

     

    9、和名字、长相各不相同一样,每个人都是不同的,用不着和别人比较。

    我从来都告诉自己,不要和别人家比较,比如自己家的条件怎样,教育怎样,孩子们的才艺如何,也告诉我的孩子们,不要去羡慕别人,我会无条件地爱她们。因为大家都不同,这个世界才这样丰富和有趣,人生才这样多彩。

     

    10、当你感觉到危险和有必要的时候,你听说过的任何规矩都不用遵守,因为你的生命比什么都重要。

    日本曾发生一起极度恶劣残忍的虐待事件,年轻的单亲母亲由于迷恋陪酒男人,把3岁和1岁的孩子关在家里自己去偷欢,不给食物和水,生生把他们给饿死了。孩子们临死前通过敲墙和大声啼哭求过救,但这个三岁的孩子从未接受过任何危险关头下该如何行动的教育,只能凭着本能求救。

    所以我告诉孩子们,虽然妈妈对你们讲了那么多规矩,但是如果遇到危险的时候,你可以无视对方,大声地喊叫,还可以撒谎、咬人、戳人的眼睛、偷东西、打坏任何贵重的东西,可以打破所有的规矩,只要是你想做的什么都可以做。在你独自遇到坏人和遭遇危险的时候,能够保护你自己的人就只有你自己。

    还是有点糊涂的小伙伴,可以添加“启程留学小助手”(搜索微信号:offer2963),你想知道的留学问题,这里都有答案。

  • 留学新闻 | 在日本留学,我遇到的最难的事-日本留学生活

    根据日本学生支援机构调查,截止2017年5月,日本近24万留学生中,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占了41.2%——近10万的中国留学生,成了在日留学生中最庞大的一个群体。

    这些中国年轻人怀揣着不同的目的来到日本,也有着完全不一样的经历。在日本,他们需要面对和经历的最难的事是什么?我们得到的每一个答案都是一段值得去了解的故事。

     “我来日本留学,难道就是不爱国?” 

    我从小就喜欢日本动漫,可以说我是泡在动漫里长大的,高中毕业后就选择了来日本留学。

    最让我感到艰难的不是在日本留学过程中有什么心酸,而是来自国内的压力、亲朋好友的不理解。当我说要来日本的时候,就遭到了家里老人们的一致反对。甚至一些平时根本挨不着边儿的亲戚都会说一些阴阳怪气的话,他们觉得我一定是哪根筋搭错了才要到日本。

    初到日本的时候,我总会在朋友圈里分享一些所见所闻。但下面总会有一些非常莫名其妙的留言,有些甚至来自我的朋友:“日本有什么好的啊,为什么不去美国?”“你就算去了日本,也要记得爱国。不要忘记你是个中国人。”“去日本留学和旅游的,一点民族节气都没有。”

    我不知道怎么回复这些人,也不想去解释什么,更懒得一个个去屏蔽。渐渐地,我也不愿意发朋友圈了,我觉得很累。我很不解,我来日本留学难道就是不爱国?

    后来,我也想通了,与其努力去改变这些人的想法,不如以后状态分个组,他们过他们的,我过我的。我来日本虽然时间不长,还在花时间慢慢去认识它,至少目前来看,我很喜欢这个地方。

     

     “日本人对于中国的了解,非常有限” 

    在日本留学,对我来说最难的事是要向各种各样的日本人解释中国是怎样的,以及面对和我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日本。

    我刚来不久,看到我吃饭,就有人说,原来你们中国人也用筷子啊!我当时一愣,说,筷子不是我们中国人最早开始用的吗?后来,这样的问题越来越多,我发现,不少日本人对于中国的了解,非常有限。

    他们会觉得所有中国留学生都很有钱,殊不知很多像我这样的人选择去日本留学,就是因为费用比美国、英国便宜很多。日本本身学费就不贵,如果成绩好进入公立大学,还可以申请学费减免和奖学金,更重要的是,日本政府允许留学生一周打工28小时补贴生活。

    有的日本人只知道北京和上海,认为中国的其他地方都是农村,还有人以为上海是中国的首都。看到雾霾的报道,他们会觉得中国哪哪的空气都很差,也不知道我们的移动支付和外卖这么方便。更让人无语的是,他们觉得中国人都会打乒乓球。我有一次和一个9岁的小女孩打球,打输了,她一脸惊异地看着我,问:你不是中国人吗?

    说真的,日本的基础设施、空气环境真的没得说,但生活太没有烟火味儿了,在这里,你根本看不到街上有人打架、吵架,有吵架的估计也就是和我。

    我和日本人吵过好几次架,打工时在居酒屋和客人吵过,和路人也吵过,就是因为他们不够了解中国,会说一些挺失礼的话。我就着急想要解释,有时候我自己说着说着就会激动地哭了。唉,像我这种直肠子、暴脾气和日本人还真是过不到一起啊。

    所以,我在日本的很多时候都会觉得挺孤独的。公司的聚会,我就去过一次。聚会上只有我一个外国人,他们偶尔会搭理我一下,但也没什么可深聊的。那次聚会我就说了三句话,酒会很热闹,但却是我最孤独的时刻。

     

     “累死累活打工攒钱,

     回家却还是不敢开暖气” 

    读研的时候,我从大阪到了日本最北的北海道。这是个很容易让人产生孤独感的地方,地域算是辽阔,冬天又特别冷,很容易让你觉得自己很渺小。

    为了让自己充实起来,我最多的时候一个星期做了四份兼职。我打过最累的一份工是在一家居酒屋,忙起来6个小时都没时间喝水吃东西上厕所,必须不停地来回跑。店长说,在居酒屋打工你一刻都不能停歇,你得自己找活儿干,而且什么活儿你都得做。从递鞋到脱外套,从点单到介绍菜品,从调酒到烤海鲜、从上菜到倒酒,从哄老人到哄小孩,感觉自己无所不能。

    比较麻烦的是,打工的排班表不是自己说了算,而学校里,提交报告、课题发表都是有严格要求,有时候下了课就得直奔店里,下班也到凌晨了,根本没时间吃饭。一次打工结束,我得缓一整个晚上。

    但最要命的不是累,而是冷。北海道没有集体供暖。各家各户自己取暖,大部分家里烧的都是天然气,没有其他取暖设备。天然气的费用特别贵,烧燃料就是在烧我的血汗钱。冬天室外零下10度的时候,我回到家也只敢开一个小时暖气,让屋子暖一暖就马上关掉。不是只有我这样,我认识的留学生都小心翼翼地烧着天然气,得省钱啊。

    累死累活打工攒钱,到头来还是不敢开暖气,只能在家裹成粽子御寒,想想真是有点悲伤。

     

    “因为日本人无所不能,

     我只好戴着防毒面具做手工” 

    我从小就对画画感兴趣,一直想从事与设计有关的工作。我放弃了在日本大学读研的机会,决定去专门学校(相当于国内的高职,以学习实用的专业技能为目的的学校)学设计。

    但是,当我满心欢喜地进入这所学校后,懵了——日本会画画的人太多了,感觉是个人都会画画。你去看看日本街边的招牌、小咖啡店里的黑板,都是店员自己手绘的,全都有模有样的。我们那所专门学校学生的水平就更高了,我不服气,没日没夜地练习,就想着赶超他们。我的进步特别快,但不管我怎么努力,还是比不过从小就天天画画的日本人。

    后来,我发现自己在做手工方面算是天赋异禀型,就决定去做手工。刚开始想做皮具,但很快我就发现日本人怎么又人人都会做皮具!对他们来说,做个钱夹、皮包根本不是事儿,你在日本的商业街上随意走一走,就能遇到好几家专门做手工皮具的店,连路边都会有大爷大妈贩卖自己做的皮制小玩意儿,不为钱,就是纯兴趣。

    最后,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方向,做娃屋。娃屋,就是迷你小屋子,可以给娃娃住的,在日本很有人气。这一次,日本人终于不是人人都会做娃屋了。因为做娃屋其实是个高危工作,制作用的材料、树脂、涂料都是有毒的,对眼睛、呼吸道有很大的刺激。我对一些材料还过敏,一有应激反应就会流泪咳嗽不止,只能戴着防毒面具做。

    现在,每当我一边流着泪一边做着娃屋的时候,我就会暗示自己,在这方面,我终于比日本人厉害了。一想到这儿,我就会觉得这时才是我留学生活中最美妙的时刻。

     

     “想把日语说得和日本人完全一样,

     实在太难了” 

    来日本6年,我感到最难的时刻只有两次,两次都与日语有关。

    第一次是我刚来的时候,日语说得还不太地道,常有奇怪的表达方式,这是因为中日语法用词中有许多的差别。比如日语里面形容风很大,并不用“大”这个形容词,而是用“强”,你说错了就会显得很蹩脚。你看到日本人的表情就知道你的日语是有问题的,但他们不会告诉你。

    另一次是我决定做电台DJ之后。

    在日本本科毕业之后,我被推荐到了一所国立大学当研究生。那是个陌生的城市,为了缓解内心的孤独,我开始听日语广播。有一天晚上,我无意中听到了一个澳大利亚人做的日英双语节目。他用日语介绍自己国家的文化,用英语介绍他眼中看到的日本。我觉得太酷了,听完广播的第二天就去退学了。

    当时,周围的人都觉得我疯了,但我觉得自己那时候特爷们儿。但接触之后才知道,当一名日本电台的DJ,你就要把日语说得和日本人完全一样,这实在太难了。

    那时我已经学了四年多的专业日语,但第一次感觉自己被打回原形,还得从最基础的“あいうえお”(编者注:日语中最基础的发音音节)开始练起。即便我现在已经进入专业级别,但仍然有很多细节要注意,比如句子的重音该放在哪里,起承转合该用什么样的语气,要怎么抓住停顿的瞬间……

    幸好,我还有一个优势,就是敢说。日本人的性格属于不太敢表达自己真实想法的,有时候,日本同事说你真有趣啊,会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日本人其实是很羡慕的,但他们做不到。我不一样,我清楚地知道,即便我的日语说得再好,也没办法和日本人完全一样,所以,我必须敢,这是我唯一可以和他们抗衡的优势。

     

     “我和他这么铁,

    开个玩笑怎么就被骂了?” 

    日本的环境我还是很喜欢的,只有一点困扰了我很久——日本的上下级、辈分关系实在太过森严,真不知道以后工作进入日本公司该怎么办。

    我平时打两份工,每到一个新的打工店,里面的员工全都是比我小的高中生、大学生。但不管同事年纪比你小多少,只要比你先入职的,你都得毕恭毕敬地叫一声“前辈”,资历比天大。聚餐的时候,也是新人忙里忙外,前辈几乎只需要坐在那里吃吃喝喝就可以了。

    什么场合该说什么样的敬语都是有讲究的,你说错了,虽然不会被当场指出,但终究会留下不好的印象。有一次我在店里和一个大学生开了几句玩笑,下班时,店长把我叫过去很严肃地说了一通,“私下你们关系再好,但在职场上,他永远都是你的前辈。你必须随时保持这样的意识。”我不明白,我和他这么铁,开个玩笑怎么就被骂了?店里有个从俄罗斯来的小伙,比我还烦恼,他已经被店长说过好几次了。

    后来有天早上,我路过一个高中,看见一群棒球社的男生正准备进校门,突然猛地停下脚步,90度鞠躬,感觉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嗷了一嗓子:“早上好!”原来,50米外有一个看似高年级的男生,正朝学校走来,他也穿着棒球服。这些男孩们就一直弯着腰,直到这个高年级男生走进校门。这时,我才明白,原来这根弦儿人家从小就绷着,我还且得慢慢练呢。

     

     “在日本找工作,鞋跟的高度都会有要求” 

    在日本留学,最难的事就是找工作。你得有强大的心理去面对一套繁琐、复杂、严格的流程和体系。投简历、参加说明会(类似宣讲会)、做包括性格测试在内的各种测试、一面、二面、三面。测试时,时间非常紧张,我每次都感觉自己在经历第二次高考。

    为了找工作,我投了40多份简历。除了投简历,就职还要置办专门的西装、皮鞋、公文包。

    西装不能太过花哨不能有褶皱,外套的袖长要比衬衫短1.5厘米;皮鞋的跟高在3到4厘米之间,颜色要和西装统一;公文包是四四方方乌漆麻黑的那种;头发最好染成黑色,刘海不要长过眉毛;女生要化淡妆,男生要刮胡修眉。有的公司还会做一张发色卡,明确写出:你头发颜色浅过第几色阶,我们是不会录用的。日本人很注重这种仪式感,一切看似微不足道的细节都有可能会影响最终的结果。

    我看过一个资料,日本应届毕业生,花在“就职活动”上的钱平均30万日元(约1.8万人民币)。

    但是,日本企业很愿意花心思去培养年轻人,对于职场新人,他们不会在意你的专业或者有没有工作经验。我是学经济学的,后来也去找IT公司,在说明会上我遇到了学文学、学法学的,对这个行业一点都不了解。公司就会说:完全没问题,公司可以从零教你。

    都说留学生找工作有语言优势,其实不是这样的。“留学生”的身份有时候反而会加大找工作的难度。因为企业很担心,万一公司辛辛苦苦培养你这么多年,到最后你还是跑了,做不长久。如果这家公司之前有过留学生做了两年就走人的例子,他们就会更加谨慎。

    所以,每次面试结束,都会有一个“反向提问”环节。我一定举手,问问公司有没有在职的中国人。要是以前有,现在没有,这家公司的招聘我就不会继续参加了。因为我知道他们会对我有所忌惮:“以前的人都跑了,现在这家伙肯定也留不了。”

     

     “在日本做学术,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错” 

    我是传说中的女博士,方向是认知语言学。就是电影《降临》里语言学家露易丝·班克斯的那个专业。

    在日本,想要做好学术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因为日本的学者、大学老师都非常在意自己的研究成果,不允许有任何一点儿的失误。

    我的导师特别严格,典型的日本学者。以前我总觉得,做学术搞研究,内容是最重要的,论文质量排第一,其他的都是一些细枝末节,格式可以最后再调,参考文献就大致写一下。就是在这个问题上,我被导师教育过很多次。比如参考文献里的标点符号是用冒号、斜杠还是句点,引用文献的那句话是在几月几号的几点几分看到的,制表配图的线条的粗细、角度、虚实等等……我有时甚至觉得我学的不是语言学,而是数学。

    即便是犯一些很小的错误,导师都会勃然大怒,他觉得你对学术不尊重,没有敬畏心。有一次他把我说哭了,他说:“你的研究,不仅代表着你这个人,更代表着你的学校、你的老师、甚至是你身后的国家。你在研究上的失误,也会对你从属的团队造成困扰和麻烦。”

    我当时觉得很委屈,但后来当我看到平日里温和谦逊的教授们,在学会上为了自己的研究观点争得不可开交、面红耳赤时,我才渐渐明白,这些日本学者是把“学术研究”当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那是他们全部的尊严和骄傲。那时,我会觉得,那天骂我的那个小老头还挺可爱的。

    P.S:添加“启程留学小助手”(搜索微信号:offer2963),你想知道的留学问题,这里都有答案。


免费留学评估